香蕉app试看播放器破解版

李栋琢磨这次带些啥回2018,外边车铃声响了,黄胜男骑着自行车驮着小娟回来了。

“快进屋坐,路上挺冷的吧?”李栋抱下小娟,招呼黄胜男进屋坐,屋里暖和些,有煤炉子多少有点热气。

“快坐。”

围着炉子坐下来,李栋抓了一烤红薯吹吹递给黄胜男,黄胜男忙脱了自己半旧的手套,搓搓手这一路还真有点冻手接过红薯热乎热乎。

“先前烤好的,这会放边上还热乎呢。”

“小娟先别写作业,先吃个红薯,爸烤了一下午可甜了。”李栋拿了软乎的红薯递给小小娟。

黄胜男吃了一红薯觉着身体暖和了不少,这才想起来自己带的东西来呢。

“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了。”

“辛苦你了。”

李栋接过酒,心说有个百货大楼销售员的朋友实在太好了,两瓶茅台和二瓶古井。

“给,这是邮票。”

“这么多马票?”

温婉晓倩清新迷人

李栋接过一看愣住了,还有几张小型张啊,李栋可是买了几次都没买到。

“运气好啊,一买就买到了。”

其实这是黄英男托人买的,要不在池城这样小地方想要买到小型张马票几乎不可能,这一张五块钱呢,一般人谁买啊。

“太谢谢了。”

李栋掏钱,黄胜男不要,这可不成光是邮票至少几十块呢。

好在李栋有别的东西,上次送了围巾,还有手套,袜子,鞋子,翻毛棉鞋,加上新的裤子和棉衣。

黄胜男见着一顿裤子棉衣鞋子一套衣服不由想到见面礼,脸上多了一抹红色,这人咋的还买了衣服啊。“不行,这太贵了,我不能要啊。”

“那我邮票和酒也不要了。”

李栋塞给黄胜男。“袜子我给你再拿两双吧。”

“够了,够了,两双够穿的了。”

黄胜男抱着衣服心里还有点小甜蜜呢。

“还有件东西,好几次想给你了总给忘了。”

说着李栋进屋拿了一套新的四件套,递给黄胜男。“前些天就想给你,一时忙的给忘记了。”

黄胜男脸更红了,粉红色还带喜字,这是啥意思,李栋见着黄胜男愣神。

“不喜欢这颜色?”

“挺好的。”

黄胜男说着就要掏钱,李栋哪能要啊。“别啊,我还想麻烦你,回头再有茅台通知我呢。”

“没问题。”

黄胜男想到李栋说的那件事。“上次你说的架子床的事,我帮你打听一下,旧货站那边有张只是架子没了,你得空可以去看看。”

“太好了,我回头进城看看。”

黄胜男瞅着时间不早了,就要起身离开。

“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慢点。”

本来想留着黄胜男吃饭,又怕天黑了路难走,李栋给装了点肉娃丸子送着黄胜男出了韩庄,李栋回家拿起邮票,茅台,总算这次没白走这一趟,这几天收购的猴头菇和黄精都不算多。

各种果子倒是有一些,可相对邮票,酒,价格差了太多了,茅台李栋这次没准备带回去,茅台出现太多惹人怀疑那天来一懂酒的一品,品出味道不对,别找自己麻烦。

倒不如在这边先放几年,回头再带回去,李栋考虑一下,先收着,多收一点自己搞一个酒窖存着也挺好。

“架子床得空去看看。”李栋打算在农庄搞了收藏室捣鼓点老东西。

上次那些瓷器小玩意都不错,李栋准备再搞一套家具,这不拜托黄胜男打听打听,有啥旧家具,其中就有架子床。

李栋这次准备带的东西最多是野生果干,还有一些黄精,首乌,猴头菇,甲鱼这次挖淤泥清理不少,还有黄鳝,野鸡和野兔少点。

“酒,带两瓶古井,两瓶杏花村大曲。”

收拾一下李栋准备回2018年,这次回去不能耽误太多时间,这次回去只有一个任务学习竹编。

再有多带一些围巾,棉衣,鞋子,被子,肉,还有最重要的黑老鸹。

晚上李栋回到2018年,第二天一早就去找庄里老人学习竹编,精细秀竹编可不好学,李栋一连着学了五天功夫,总算学到到一些皮毛算是有点样子了。

这不带了一些样品,加上买的东西二十斤猪油,牛羊猪肉各十斤,米面三十斤,剩下是衣服,帽子,还有手表,闹铃,打火机,外加一部港片。

黑老鸹骑上火速回到1978年,小树林还黑乎乎一片,这会才三点不到,李栋悄悄的把东西给搬到老屋里放好了。

这一次真是够快的,李栋自己都觉着一眨眼功夫,主要回去这几天光顾着学习竹编呢。

一睁眼都是竹编,竹编,李栋苦笑,啥时候自己这么努力学习过,除却上学那会,好多年没这么用心学一件东西了。

“达达。”

“小娟醒了。”

李栋睡了一会起床做早饭,做了个海鲜粥,又烙点饼子。

“冷不?”

这次李栋带了两条棉被,可惜了,黑老鸹太重太多东西带不了,再有光顾着学习,粮票这次带的也不算多,好在上次带的粮票基本没动呢。

新被子李栋给小娟换上,自己也换好了,这下好了,再不怕冷了。

这不等小娟上学了,李栋开始整理带过来东西,米面倒进米面缸子里。

“这些米至少够吃一个半月,面也能吃个把月。”

“火锅料又带了两袋过来,一月吃十会也够两月的。”

李栋心说,牛羊肉先冻着,这天不怕坏了,猪油这可是好东西,回头送点给黄胜男。

“咋又想起黄胜男了。”

“闹铃和手表得空找黄胜男问问能不能倒腾出去。”

这可都是钱啊,李栋心说,还有片儿鞋,棉鞋,棉衣,刺绣枕套门帘。“好一些东西啊。”

“先慢慢来,别耽误黄胜男的工作。”

李栋边收拾,边合计,收拾妥当,把几个竹编制品还有两本竹编书拿过来。“封面撕了,这样没人知道是后世带来的吧?”

竹编书本来就是二手货,有些旧,李栋故意弄了弄,封面还给撕掉了。“这书估摸一时半会用不上,这几件样品就足够用了。”

样品五件,一竹篮,一提篮,一盛物盒子,一竹篓,还有一背篓,造型极好,精致细密比起现在韩国富他们做的粗大厚的竹编完不是一个层面的。

光是上面用竹子青绿和黄白颜色编制出来花纹,李栋现在还有点拿不准呢。

“先编竹篮子和提篮,这两样简单自己学的有点功夫了。”

至少能拿出点手,五天时间几乎天一亮就开始学起,晚上大半夜还练习,光是手上口子就拉了几十个,总算像模像样了,当然和老师傅比还差点意思。

先做这两样,李栋这会把黑老鸹都给忘到脑后了,琢磨咋教大家。“难度还不小,光是篾刀就是一事,自己带了两把篾刀不够用,篮子还需要模架子。”

李栋一合计需要准备不少东西呢,竹子的话毛竹是不成了,选细竹子,好在韩庄四周细竹子也不少。

唉,李栋心说,为了不砍毛竹,自己也算是努力了。

再不行,李栋只能认命砍竹子了,上午李栋没去上工在家里实验了一下,一上午编了一个竹篮,速度不算快啊,还得多练习啊,样子还行,挺好看的。

上午李秋菊等人忙活完了生产队的活,赶到家里赶紧做好午饭,收拾一下家务急急忙忙的到村口集合。

“这些女人干啥啊?”

“还不是李栋这小子闹的,说带着大家干事业。”

“干事业,偷懒耍滑倒是好手。”

“别这么说,这事没准就成了,李栋好歹是一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咋了,前些年多少知识分子下来,干活都不会。”

男人还是不太看好,女人搞啥事业,瞎扯淡不是,搞啥,好好干活挣工分,做饭带孩子是正经。

“国富叔,你也不说说。”

韩卫安这小子刚说话就给韩国富一堆臭骂,说第一个说你。“你说说,你这几天干啥呢,你那点小心思,俺还不知道,你娃子饿的直哭,你咋就能睡着呢。”

“李栋也没比俺好不到哪里去。”

韩卫安撇撇嘴,咋的光说我一个人。

“李栋,人家是作家写写纸片,好几块钱,一月写十张纸片就是几十块,你成不?”不光光韩国富,韩国兵几个也看这小子就想抽着,四个娃娃一大家子,好吃懒做你说咋整。

李栋好吃懒做,可人家是作家,写纸片片赚钱,一月能吃十顿肉,你跟他比啥,再说人家一姑娘还会考试赚钱。

韩卫安被一顿批心里越加不待见李栋,回到家里媳妇说要去李栋家瞅瞅,韩卫安差点动起手来。“老娘们懂啥,学撒子,早晚打成反动派。”

柿子娘抱着几个孩子,嚎啕大哭,韩卫安哼了一声拉了拉露了棉絮的被子缩着睡起觉。

李栋家里,正热烈讨论了,李栋展示了一下自己编制的篮子。

“好看是好看,可瞅着不咋结实啊。”

大家伙犹豫了,那啥这年月买东西不都讲究结实耐用,李栋笑笑。“咱们编的篮子,是给城里妇女用的,买菜装不了多少,再说这篮子十斤八斤都没问题。”

“别看着薄,可却是竹皮,韧性大。”

“真能成?”

“肯定成。”

这时候,李栋没啥退路,搞不了那就只能天天赶大集卖粗大厚的竹筐了,想想李栋都打哆嗦。

“那咱们中午,晚上来学。”

砍竹子的事又落到李栋头上,李栋哭笑不得,好在是细竹子,这不砍竹子,还被几个男人笑话,砍的竹子都是秀气的。

“砍毛竹,天天砍,累出屁来。”李栋哼哼两声扛着几根细竹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