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路app免费下载

加赫雷斯被留下了。..cop他无可避免的感染了瘟疫,而且还被周思等人十分‘好心’地带到了霍弗城的北门处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最终自然是被认定为已经感染的没法再感染了。

然后依然健康的周思等人便嘻嘻哈哈地离开了霍弗城,往北方的封锁线那边去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在一天内离开米莎郡的范围,然后……

已经不需要然后了。

加赫雷斯已经不可能离开这个地方了,自然没有办法再去找他们,而且按照周思等人的话说,只要加赫雷斯在无罪之界再让他们碰见一次,那帮人就在现实中打他一次,进医院的那种……

可怕的世道,可笑的人心。

“好累。”加赫雷斯躺在某条不知名的巷子中,轻声叹了口气。

他的智力没有障碍,情商也没有问题,尽管性格略显木讷,但他并非一个莫得感情或者异常迟钝的人……

一直以来的忍气吞声,一直以来那所谓的‘懦弱’,只不过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而已。

他需要成绩来保证自己的各种参赛名额,这样才能赚取到奖学金,所以没办法在这方面变得低调……

他需要在这所师资力量相当雄厚的学校读下去,这样未来才有可能变得更好,所以不可能去转学……

他深知自己无力反抗,他清楚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的角色,所以不惜咬牙买下这款价格不菲的游戏舱,只为了谋求剩下两年的安稳生活。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并不讨喜,但他依然努力地想要融入进周围,但无论是周围的同学还是周思等人,都无法接纳他,前者是不敢,后者是不想。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加赫雷斯感觉身体有些麻木,然后便低头用更加麻木的眼神打量了自己一番,发现露在反面的手臂与小腿都都开始泛黑,还隐隐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因为天赋的关系,瘟疫的杀伤力对他比别人都大,仅仅只是半个小时左右的功夫,便已经面侵蚀了加赫雷斯的四肢百骸,尽管不会当场死亡,但也基本处于无力回天的范畴了。

浑身瘙痒、头痛欲裂、双眼充血、皮肤刺痛……

在痛感被削弱了数倍的情况下还如此难受,真不知道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五感会回馈些什么东西。

应该能够被活生生被折磨致死吧……

加赫雷斯虚弱地笑了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走出了小巷。..cop他想随便找个地方死掉,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在这个地方,毕竟霍弗城现在的人并不算少,同时身患三种恶疫的自己还是死远一些比较好,这样也不至于连累到别人。

他垂着头慢吞吞地挪动着脚步,口中不知何时已经长出了好几个脓包,双臂上也逐渐出现了烂疮,皮肤下那诡异的黑色涌动的愈加频繁。

加赫雷斯神经质般地笑了笑,忽然觉得这个自己原本还算热爱的世界有些无聊,嗯,无论是游戏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都很无聊。

他的精神逐渐开始恍惚了起来……

真的不愤怒么?真的不怨念么?真的不痛恨么?真的不在乎么?

当然不是,说到底加赫雷斯只是一介普通人而已,就算能够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就算能够轻易将自己的感情沉寂下去,但这并不代表着他的负面情绪就此消失了。

那缕不可名状的火焰,仅仅只是被压抑在了他那木讷的外表与坚韧的内心下而已,仅仅只是被名为理性的枷锁禁锢住了而已,仅仅只是被‘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话所催眠着而已。

他为自己编织了一个安而温暖的茧,包裹着那无法宣泄、也绝不可以宣泄而出的负面情绪,以‘正确’为名欺骗自己,以此来无视茧外的一切痛苦与折磨。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加赫雷斯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能成大事的人,但他觉得自己至少应该可以做得到‘不拘小节’这一点。

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许多比自己还要痛苦的人……

只要稍微再忍上几年就好了……

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做……

这不算什么……

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在孤独与黑暗中。

但是就连加赫雷斯自己都不知道,在那层他自己所编织出来的,温暖的茧外,自己的某些东西已经逐渐扭曲了,只不过被他牢牢用一副端正的框架束缚起来了而已。

而在周思说出的那句‘没有人会接纳你!没有人会在乎你’后,在他身患恶疾,心神恍惚的现在,他的茧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纹,他那端正的框架也与里面的东西一样开始慢慢扭曲了起来。

比起身体上的痛苦,不被任何人接纳、不被任何人需要、不被任何人温柔以待、不被任何人在乎的痛苦要恐怖千万倍!

加赫雷斯下意识地想去反驳,至少是在心里反驳周思的话,但可怕的是……

他发现自己似乎无法反驳!

一切似乎都不可逆转地变得糟糕了……

按理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未来的可能性只有两种。..cop第一、彻底崩溃,然后做出一些十分极端而恐怖的事来报复,报复周思、报复社会、报复那些从未对他温柔以待的一切,最后被送到什么什么地方,要么就这样度过余生,要么就直接换取一颗子弹作为解脱。

第二、重新编制好那个能够将内心牢牢保护起来的茧,矫正逐渐歪曲的框架,让自己的生活回到‘正轨’,度过接下来那两年可以预见地高中生涯,然后慢慢融入这个社会,最终被这个社会同化,永远做一个‘符合自己位置’的人。

从旁观者的角度而言,这两种可能性似乎都不怎么样……

但现实就是如此,如果一切都尽善尽美,那它就不是现实了。

就像直到2049年依然流行的,它的确是一个美好的故事,但这段美好的时光能持续多久呢?白雪公主跟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还不用担心婆媳关系,一切都看似很美……

但她是不是还得坐月子?王子是不是得工作,压力过大的会不会脱发?身为欧洲人的公主十几二十年后会不会发福、变圆?会不会更年期?两口子会不会吵架?孩子会不会既不像爹又不像妈?小王子万一不学好怎么办?魔境等白雪公主八十多了还会不会夸她是最美的?说错话了会不会被砸烂?

这些才是现实……

当然,如果你说英俊的王子会变成谢顶的国王,白雪公主会变成善妒的王后,然后换主角,让两人在身为反派和幕布的情况下再谱写一曲美好的童话故事……那当我没说。

不过加赫雷斯的现实似乎并不打算按照常规剧本走下去,因为就在他在恍惚中跪倒在地,张口喷出一口浑浊的、带有不少零零碎碎的黑血时,一只白皙的小手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手中是一块淡粉色的帕子,带着不知是系统模拟出来的,还是加赫雷斯脑补出来的缕缕幽香……

“别动,请放轻松。”一阵宛若的声音从近在咫尺的面前传来,尽管等级过低的加赫雷斯已经失去了所有体能值,甚至连抬起头来都做不到,但他依然能够想象得到,声音的主人肯定是一个美丽的女孩。

然后他就听到了……

“我会帮助你的,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

再次响起。

与同样温柔的光笼罩了他与身在现实时无异的干瘦身躯。

有生以来,加赫雷斯第一次体会到了和阳光与热水无关的另一种‘温暖’。

仿佛只有几秒钟,又仿佛过了无尽漫长的时间后……

加赫雷斯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一轻,之前那三个恶疫的效果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不仅如此,他的生命值与体能值也部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他,能动了……

能动的话,就能看见她了!

“谢……谢谢你。”加赫雷斯仿佛呓语般低声呢喃了一句,随后慢慢抬起了头,看向了他的救赎者,看向了那个愿意帮助自己的,有着般温柔嗓音的人。

那是一个身着华丽的神官袍,拥有一头干净的黑色长发,双眼宛若水晶般清澈,面如天使般纯洁无瑕的少女,她的小脸有些发白,扶着长杖的双手仿佛脱力了般颤抖着,却依然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你已经没事了。”神官打扮的少女冲加赫雷斯点了点头,随后又怯生生地笑了笑,轻声道“如果可以的话,尽快离开这里吧,虽然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但还是要小心一些哦。”

说罢便转过身去,小跑着离开了。

然后……

“哎呀!”

被那有些宽松地神官袍绊了一跤,摔在了地上。

原本还在发呆的加赫雷斯立刻从恍惚中惊醒,用自己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少女身边,小心翼翼地将她从地上搀起,焦急地问道“没事吧?”

“啊,没事!”少女仿佛触电般地缩了缩身子,随后对加赫雷斯歉然地笑了笑“是我太不小心了,呐,再见……”

后者木然地点了点头,低声道“再见。”

少女再次转身,离开……

“请等一下!”

加赫雷斯有些颤抖地对那个纤细的背影大声喊道,他的双手有些颤抖,脚步有些虚浮,大脑一片空白。

女孩似乎被吓了一跳,回头好奇地看向了他。

加赫雷斯自己都不知道,但他不想让对方就这样离开,如果可以的话,至少……

“谢谢你!”他用那不知为何忽然有些走音的嗓子喊道“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少女愣了一下,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点了点头,笑道“我叫语宸。”

加赫雷斯点了点头,牢牢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随后鼓起了有生以来部的勇气,大声道“我叫加赫雷斯!我想追随您!”

“啊?”语宸又被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问道“那个,追随我……是指什么?”

加赫雷斯单膝跪倒在地,行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不伦不类的礼节,沉声道“我想追随您……一起拯救大家……拯救那些被瘟疫所害的人,虽然我什么都不会做,而且实力低微,也没什么力气,但是我一定可以发挥作用的!所以,拜托您了!”

加赫雷斯有些自嘲地想着,这种事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但就算如此……

他也想要追随她,这无关于那些复杂的感情,更不是什么一见钟情之类的,加赫雷斯仅仅只是单纯地想要追随着面前那个女孩。

无论她是npc也好、玩家也好……

无论她的身份、地位、实力……

“拜托您……”加赫雷斯深深地垂下了自己的头。

然后就在这时,一队身着银色重甲的骑士忽然出现了,他们的披风上都绣着颜色各异的圣徽,背着金色的十字剑,忽然将加赫雷斯与他面前的少女隔离开来。

“圣女殿下!”加赫雷斯看到一个中年骑士对语宸俯身行礼,声音雄浑而沉着“您怎么跑出来了?夏莲大人急坏了!”

加赫雷斯愣了一下,随后便想起了不久前自己为周思那帮人费尽心思打听情报时所听到的消息……

圣教联合派来了两位地位尊崇的圣女来拯救瘟疫。

也就是说……

自己的救赎者,那个名叫语宸的少女,是圣教联合为数不多的圣女之一?!

加赫雷斯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他原本以为对方最多只是一个实力强大的神官或是牧师,但如果语宸是圣女的话,如果她是别人口中那千万人里都出不来一个的天生神眷者的话……

“抱歉,请离远一点,先生。”一个面容严肃的年轻国字脸走了过来,对加赫雷斯躬身道“我们要护送圣女殿下回到教堂。”

加赫雷斯被轻轻推到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