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直播app二维码分享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抵达酒店,乔智将行李放好,正准备洗澡,门铃响起,走过去打开门,发现是北冈惠站在门口,俏生生地望着自己。

今天在紫宸楼,阿惠那一手漂亮的篆花小楷,让乔智再度刮目相看。

乔智现在看北冈惠,眼神也温柔了许多。

“师父,我想跟请半天假!”北冈惠请示道。

“回到京都,肯定要见见朋友和家人,能够理解。但明天早上要去京都帝国大学签约,必须参加。”乔智提醒道。

“嗯!我请下午假!”北冈惠松了口气。

她与家人的关系并不融洽,请假是为了去见流川钢介。

北冈惠朝乔智九十度鞠躬,“谢谢师父,那么我告辞了。”

乔智正准备关门,北冈惠恰好接到一条短信,她用岛国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看语气似乎不大对劲。

乔智原本打算视若不见,关上门,但门被北冈惠抵住了。

“对不起,师父,我能不能请帮我一个忙!”北冈惠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暗淡的人造光

乔智道:“什么事?”

北冈惠银牙咬着下唇,“我想请帮我赶走一个讨厌的家伙。”

乔智蹙眉,“追求者?”

北冈惠叹气,如实道:“他叫川岛凡野,是以前我的上司,一直对我纠缠不休,我也不知道他为何知道我住的酒店房间号,刚才打电话,想让我跟他见一面。不然他就要去我的房间找我!”

乔智头疼,“要不找周冲,他会乐意帮。”

北冈惠表情抑郁,摇了摇头,“如果是师兄,没法给他带来足够的威慑力。”

周冲的确是个战五渣!

乔智叹气道:“行吧,我陪见见这张狗皮膏药。”

川岛凡野通过京都帝国大学得到北冈惠回国的消息。

川岛凡野想给北冈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她能答应做自己的女人,那么一切重新再来,如果她敢拒绝自己,那么川岛凡野就会通过很多方法,毁掉北冈惠。

坐在酒店的咖啡厅内,川岛凡野看到北冈惠的瞬间,眼睛眯了起来。

细细的腰肢和紧绷绷的大腿,精短的头发,圆润的脸蛋,比起上次见面,北冈惠身上增添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气质。

看清楚北冈惠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川岛凡野的表情瞬间阴沉下去。

那男人是北冈惠现在的师父——乔智!

男人和女人,尤其是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总会让人朝歪处联想。

川岛凡野这一刻不相信北冈惠和乔智之间仅仅是师徒,他们几乎没有年龄差。

所以川岛凡野看向乔智时,更像是一只狮子看待一个闯入自己地盘的同性。

咖啡厅的环境不错,水晶吊灯闪闪亮亮,鼻子里嗅着不知名的花香,还有舒缓的小提琴曲在耳边萦绕,不远处坐着一些顾客,从穿衣打扮,可以判断他们的身价不菲。这里的菜单价格,普通人可消费不起。

“阿惠,说好咱俩见面的!”川岛凡野用岛国语说道。

北冈惠用英语回答,“那是的一厢情愿,提出了要求,我

答应了吗?”

川岛凡野深吸一口气,目光充满敌意地望着乔智,用英语说道:“是阿惠现在的师父,乔智吧?很高兴见到!”

乔智错愕,“没必要那么虚伪吧?见到我高兴得起来吗?”

川岛凡野表情阴沉下来,“我有些话想跟阿惠说,请暂时离开一下。”

未等北冈惠说话,乔智嘲讽地笑了笑,“看来没搞清楚状况,阿惠很讨厌,所以才会拉着我过来跟见面的。如果有什么话,赶紧说。如果不说的话,那么我告诉,以后不要再骚扰我徒弟,否则,我可能会让后悔。”

北冈惠惊讶地望着乔智,来见川岛凡野之前,猜想过很多可能,但唯一没想到乔智会如此霸气。

坐在他的身边,北冈惠被强烈的安全感包围。

乔智早已想好了,自己今天过来,要扮演一个能给徒弟带来强烈呵护感的师傅形象。

北冈惠在华夏表面是学习中餐,事实上被乔智安排了很多身份。

服务员、后厨杂工、主厨,甚至食品研究员,关键北冈惠从来没跟自己主动要过与工作量匹配的薪水。

这么一个属性面板与技能格全部满值,关键还很便宜的徒弟,要欺负也只能自己欺负,怎么能被人欺负?

川岛凡野嘴角抽搐,“阿惠,知道现在自己很危险吗?因为放弃岛国料理,现在已经成为岛国烹饪圈的耻辱。如果及时回头,离开这个华夏男人,我给介绍一份新工作,还是有机会修复形象。”

川岛凡野的言外之意,如果她不肯顺从自己,那么就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推波助澜,丑化抹黑北冈惠。

北冈惠在世界烹饪联赛采访环节说的那些话,被断章取义剪辑公开发布之后,在岛国烹饪圈内,引起了不好的影响。

川岛凡野掌握了很多媒体资源,足以扶植一个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

川岛凡野最让北冈惠感到恶心之处,便是他习惯了以权谋私,喜欢利用手中的资源,威逼自己屈服。

“我说出去的话,我为之负责!不用操心!的话说完了吧,那么我们走了。”北冈惠起身,拿起挎包,准备离开。

川岛凡野下意识抓住北冈惠的手腕,被乔智一把给拍掉,川岛凡野准备反击,发现乔智的手掌已经卡住了他的喉咙,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手背传来火辣辣痛感,喉咙被铁钳夹过一般。

川岛凡野惊愕、愤怒地望着乔智,不敢有任何动作。

乔智身上充满了戾气,像极了护食的哈士奇!

若是动手的话,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乔智将北冈惠挡在身后,警告道:“离她远一点!”

川岛凡野红了眼睛,捏紧拳头。

站在他的角度分析乔智和北冈惠的关系,肯定不是师徒那么简单。

他永远无法理解,其实在乔智的眼里,北冈惠是一个工具人。

北冈惠是乔智好不容易才打造好挡箭牌,怎么能随随便便被人给忽悠走了呢?

当然时间久了,与工具人也会产生感情。

虽然北冈惠获得了新生,全靠她自己悟,但乔智起到了灯塔的作用。

何况北冈惠不喜欢川岛凡野,带着自己当电灯泡,不就是要让川岛凡野死了那条心吗!

在这个关键时刻,乔智更要展现出自己对她的关心关怀。

如此提升自己在北冈惠眼中的魅力值,以后她死心塌地跟着自己,与自己南征北战!

招惹川岛凡野会产生一连串后续麻烦。

与北冈惠对自己现在的重要性,基本可以忽略。

从川岛凡野的语气来看,是想从北冈惠“选择华夏料理、背弃岛国料理”来做文章。

乔智正好担心京都帝国大学食堂正式开业之前,热度降低,借川岛凡野的之手,可以将华夏烹饪和岛国料理之争,进行放大。

离开咖啡厅,北冈惠与乔智并肩走在街道。

岛国之秋,夜晚的天气很凉,北冈惠和绝大多数岛国女孩一样,喜欢穿一条短裙,露出瓷白光嫩的小腿。

乔智从身上脱掉外套,给北冈惠披上,风寒入体,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北冈惠忍不住笑出声,“师父,别着凉,还是自己披上吧,我们从小就穿得单薄一些,因此习惯了。”

乔智尴尬地笑了笑,将衣服接回手中,重新穿在身上,慢慢找回温暖的感觉。

“阿惠,咱们师徒也相识了有一年,好像还从来没有很真诚地交流过!”乔智深沉地说道。

“师父,经常对我进行指导,的每句话我都记在心里。”北冈惠错愕地望着乔智。

乔智挥了挥手,笑道:“我之前跟交谈,大部分都围绕厨艺和工作,作为师父,其实也应该重视的生活。”

北冈惠沉默,轻声道:“师父,我的世界只要有烹饪就可以了。我答应过父亲,要成为全世界最好的厨师。我必须要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其中,不能让其他元素分散我的注意力。”

乔智站定,目光澄清地望着北冈惠,“想要成为最好的厨师,必须要试炼红尘,从人生当中提炼酸甜苦辣咸,然后将阅历的五味,与食物的五味结合起来,这样才是正确的厨道之路。对厨道专一和专注没错,但绝对不能无情。所以我建议,不仅要找回亲情,还要尝试爱情。”

“找回亲情?”北冈惠惊讶地望着乔智。

乔智目光落在一棵樱花树上,“其实为师还是很关心的……好了,为师不瞒了,我摊牌了,我不装了!在华夏这段时间,我虽然克扣了不少工资,但每个月都会委托顾先生,以师兄周冲的名义,给的父亲和继母一笔资助金。唉,千万不要太感动,为师比较低调,做事情不太喜欢声张!跟他们联系一下吧,相信他们会感念的好,将以前的不快全部忘掉!”

“师父!”北冈惠僵立在原地,眼中涌出晶莹的泪水。

乔智微笑,在北冈惠的肩膀上按了按,“为师一向很看重的!先找回亲情,再记得尝试一下寻觅爱情,要找一个合适的爱对象,像川岛凡野那种狗皮膏药肯定不行!等懂得了感情的重要性,才能知道人生五味,才能烹饪出最顶级的佳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