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好看应用app多软件链接

苏子墨以前是公关出身,遇到过各种场面,临时控场能力极强。

知道什么时候该强势,也知道什么时候该示弱。

听到冯远征搬出云天南这尊大佛来,再看到左峰等人脸上的敬意以及四周那些客人眼中的向往神色,苏子墨知道云天南定然是一位十分了不起的大人物。

冯远征已经把话说死,现在她如果还要强势用职位上的优势来压迫冯远征的话只能适得其反。

苏子墨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意,尽量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不是那样的冰冷,她转头看向左峰,“这位大哥,不知者不罪,再说事情也有个前因后果,萧晨打人确实不对。”

“看医药费什么的需要多少,这些我会权负责。”

“怕了?”左峰嘲弄的看了苏子墨一眼,“一听说我是南哥的人就怂了,刚才我听的意思在天衣集团很厉害啊。”

冯远征搬出了云天南来,左峰也不再掩饰,那张肥脸上更是充满了自得的神色。

似乎能够成为云天南的马仔都是一件无上荣耀的事情。

苏子墨心中怒火升腾,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隐去眼中的怒火,以职业性的微笑看着左峰,“这位大哥,冤家宜解不宜结,看冯远征冯部长也在这里,就当卖他一个面子,还有除却医药费我还会出一些精神损失费,看怎么样。”

左峰盯着苏子墨看去,“很有钱是吧,那好,拿一千万来,这件事我不再追究。”

“一千万!”苏子墨银牙紧咬,这分明就是故意刁难,就算她有钱又如何拿的出这一千万。

姐妹片之「清新日系」唯美写真

苏子墨从来没有这样低三下气的说过话,可事到如今却只能陪着笑脸在心中暗骂萧晨窝囊废,到了现在萧晨竟然还在冷眼旁观,“大哥,我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看钱能不能少点?”

现在苏子墨更加确信萧晨是怕了,在苏子墨的心中萧晨刚刚变好一点的形象瞬间荡然无存。

亏自己刚才还把萧晨和神秘铁面人联系到了一起,想到这些苏子墨不由感觉有些恶心。

在苏子墨的心里,萧晨也就是那种欺软怕硬的人,见左良一个人才敢出手,此时看到左峰等人出现,又听到云天南的名字恐怕早已吓破了胆,到现在脸色还那样阴沉着没有缓和过来。

此时萧晨根本不是怕了,他只是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怎么收拾眼前这群人渣而又不让苏子墨把自己联系到黑衣铁面人身上,这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

至于什么云天南,萧晨哪里会放在心上。

“美女已经开口,我怎么忍心拒绝呢?”左峰肥脸上的肉挤到一起露出难看的笑容来,“既然想要钱少一点,我给们一个机会。”

说着左峰抬手指向了苏子墨,“每喝一杯浴火重生给减少十万。”

冰冷的声音响起左峰又看向了萧晨,“而他则要跪下给老子磕头,每磕一个让我满意的头减少一万,怎么样?”

“左爷就是高明。”冯远征立马拍了一记马屁继续道:“萧晨,还不跪下磕头,难道要让苏大助理喝浴火重生吗?”

“磕一个头一万,萧晨要算个男人就赶紧磕上一千个响头,别连累了苏大助理。”

听到冯远征的话冯天霸也站了出来,“就是,快磕头,不过要听清楚了,磕头要让左爷满意,至于如何满意我给一个建议,次次见血,我想左爷肯定不会为难。”

打上萧晨一顿会很过瘾,不过如果看到萧晨跪在左峰面前狼狈的磕头才更加痛快。

更何况左峰说了只有满意才能够减少一万,这使得冯远征和冯天霸心头大为高兴,虽然这二人不敢明目张胆的对萧晨出手。

可是论落井下石的本事,这二人却是炉火纯青。

此时萧晨的眉头已经舒展,脸色也不似先前那般阴沉,反而是在嘴角有了一抹上扬的弧度。

眼中同样是带着邪邪的笑意,如果熟知萧晨的人在这里一定知道这是萧晨即将动手的征兆。

他已经决定出手。

冯天霸骂道:“吓傻逼了吧,还笑呢。”

“快磕头,我们都等着看呢。”

“对,快磕头。”

左峰的那些小弟也是纷纷起哄。

此时苏子墨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拳头紧握着,左峰分明就是故意刁难,根本没有放过她们的打算。

浴火重生,一些人连一杯都喝不进去,就算喝一杯减少十万又能怎么样。

而磕头减少一万,还有附加条件必须要得到左峰的满意。

这让苏子墨的双眼深处的怒火慢慢向前蔓延而来,可很快苏子墨又强行将这股怒火压了下去。

现在对方人多势众,加之还有左峰背后的云天南,苏子墨拳头握紧再放开,然后再握紧,如此反复几次,就如同她内心的挣扎一样。

看着被冯远征和冯天霸以及周围众人对萧晨的羞辱,苏子墨怕萧晨真的窝囊到跪地磕头,更怕萧晨不磕头遭致对方毒打,心一横,牙一咬苏子墨直接端起了一杯浴火重生。

“一杯十万,这是说的。”苏子墨雪眸之中带着坚定的神色,颇有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她真的要喝!

看到苏子墨的举动所有人都是一愣,一杯十万很多,但和千万相比呢?

更何况很多人都知道苏子墨已经喝了三杯浴火重生,现在就算她豁出命去能喝多少?

就算喝上十杯又能怎么样,剩下的九百万仍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左峰盯着苏子墨看过去,“有脾气,有个性,我喜欢。”

苏子墨冷冷的看了左峰一眼,“希望说话算话。”

说话间苏子墨已经举起酒杯,而在这个时候萧晨的脸色却是瞬间冷了下来,就在苏子墨刚刚举杯的瞬间萧晨直接一把将苏子墨手中酒杯抢了过来。

“啪。”

酒杯撞击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酒水四溅,玻璃乱飞。

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看向了萧晨。

“萧晨,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苏大助理都甘心情愿替喝酒,却不知死活,非但不跪下磕头,还敢摔杯子。”冯远征冷嘲热讽之中然后转头看向了苏子墨,“苏大助理,我早就跟说了,这样的人就不应该管他,让他自生自灭才好。”